1. <track id="dn1su"></track>
        <table id="dn1su"></table>

      1. 以數智化轉型提升制造業競爭力

        2022-11-02  來源: 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

          作者:余東華(山東大學經濟學院教授)

          習近平總書記多次強調,要充分發揮海量數據和豐富應用場景優勢,促進數字技術與實體經濟深度融合,賦能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催生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打造有國際競爭力的先進制造業集群。隨著新一代信息技術的深層次演化、跳躍式升級和普遍化應用,人類社會正由傳統工業經濟時代向數智化時代轉變,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已經成為制造業轉型升級的主流方向。

          數智化是數字化發展到人工智能更高階段的必然產物,是數字化發展中大數據分析與智能化過程中的機器學習、人工智能等技術的融合應用,有助于改進生產過程、提升產業效益、改善客戶體驗、提高交易效率并產生新型商業模式。制造業數智化轉型包含著制造業全價值鏈中的“數字智慧化”“智慧數字化”等核心要義,不僅強調推動數據增值、技術增能和制造增進,提高數字技術的功能和效用,還要求實現生產制造全過程從“人工”到“智能”的轉變。

          我國是制造業大國,正處于向制造業強國邁進的征程中。實現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增強制造業國際競爭力,是增強我國綜合經濟實力、實現中國式現代化的必由之路。在數字經濟時代,推動數據要素、數字技術、數字平臺互動發展,探索制造業數智化轉型的新模式、新業態、新動能和新路徑,實現制造業數智化轉型與國際競爭力提升之間的協同互動,是提升我國制造業國際競爭力的重要路徑。

          第一,以數智化轉型提升自主創新能力,增強制造業綜合競爭力。制造業國際競爭力需要以科技創新力、市場開拓力、品牌影響力、貿易競爭力等綜合競爭力為基礎。數字技術是通用技術,能夠推動新型要素的匯聚和整合,提升科技自主創新能力,實現科技自立自強,增強我國制造業的科技創新力。數字平臺能夠依托大數據技術及時發現市場需求,提升企業的市場敏感度,從而增強制造業企業的市場開拓力。數字技術與互聯網融合發展,能夠提升制造業品牌的傳播力和影響力。數字經濟與人力資本交互作用,能夠促進創新產出和提升創新效率,服務貿易數字化還會帶來產業升級效應、創新發展效應、全球價值鏈重構效應,顯著提升我國制造業的出口競爭力。

          第二,以數智化轉型推動制造業提質增效,保持并提升制造業成本優勢。隨著要素價格上漲和環境規制趨緊,我國制造業依靠低要素投入成本的傳統競爭優勢正在轉化為以創新驅動為主的新型競爭優勢。數字經濟時代,制造業企業需要以數智化轉型為手段,在生產全過程開展數智化研發、數智化生產、數智化管理、數智化運營、數智化銷售,降低綜合成本,提升產品和服務質量,進而提升我國制造業的成本競爭力,繼續保持“中國制造”在國際市場上的競爭優勢。

          第三,以數智化轉型增強制造業產業鏈供應鏈韌性,提升應對不確定性風險的能力。縱向來看,數智化轉型對于制造業產業鏈具有延鏈和補鏈作用。數智化轉型不僅有利于促進資源共享和技術溢出,推動產業鏈重構與制造業企業轉型升級,還能夠打通產業鏈“堵點”、補上“斷點”,推動產業鏈形態由簡單線性模式向復雜網絡組織動態轉變。橫向來看,數智化轉型對于制造業產業鏈具有合鏈和強鏈作用。一方面,打破原有產業鏈邊界,實現產業要素重組和產業鏈橫向融合;另一方面,打造兼具即時性、融合性、知識性、需求導向型、動態變化性等特征的制造業新模式和新業態?傮w來看,數智化轉型使企業突破了生產制造活動的技術可達性和經濟可行性制約,大幅拓展制造業產業鏈的延伸空間,推動產業鏈形態向復雜網絡組織動態轉變,從而不斷增強產業鏈供應鏈韌性。

          第四,以數智化轉型實現“數字減碳”,推動制造業綠色低碳高質量發展。制造業數智化轉型是應對全球氣候變暖、新冠肺炎疫情反復、全球經濟波動等不確定性因素的重要舉措。數智化轉型通過“數字減碳”提升制造業能源使用效率,優化制造業碳足跡,進而重塑和提升制造業國際競爭力。一是產生制造業節能減排的技術創新效應。一方面,數字經濟與企業R&D活動之間存在協同效應和乘數效應,能夠通過擴散數字技術、提升人力資本和促進數據流動等途徑,推動制造業企業的低碳技術創新。另一方面,企業通過運用云計算、物聯網、大數據等新興技術,實現了對要素投入數據的采集、整合與分析,有效解決了信息碎片化、不對稱、不完備等問題,提高生產決策的科學性,促使企業生產活動由經驗驅動向數據驅動轉變,提高了企業創新能力和生產效率。二是產生制造業節能減排的結構優化效應。通過產業數字化與數字產業化催生綠色低碳的新型制造業,以及推動傳統制造業的生態化轉型,有助于優化制造業內部結構,實現制造業節能減排降碳和高質量發展。

          第五,以數智化轉型化解制造業企業的“服務化困境”,推動制造業服務化轉型。制造業企業的“服務化困境”主要是指開展服務業務對自身績效產生的負面影響,在發展服務型制造過程中存在服務化與企業績效的負相關階段,也稱為“服務化悖論”。對于制造業企業來說,企業組織和文化路徑依賴慣性、資源的有限性、產品的服務承載力有限性、產品鏈和價值鏈重組的風險性以及對需求的認知錯位等,都可能使企業陷入“服務化困境”。從外部市場環境來看,企業面對的市場環境變幻莫測、國際需求波動較大、行業技術迭代更新迅速以及客戶需求具有異質性和易變性等,也是引發“服務化困境”的重要因素。制造業數智化轉型將引導企業聚焦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和新科技、新產品、新業態,推動企業建立適應云端化、集中化、智能化演進需要的網絡運維體系,夯實數智化精細服務能力,深化“場景﹢策略”精準服務,通過智能云端化提升企業創造價值的能力。因此,數智化轉型可以從收益和成本兩方面緩解或突破“服務化困境”,推動先進制造業與現代服務業深度融合,進而提升制造業國際競爭力。

          第六,以數智化轉型推動產業組織變革和創新,優化制造業產業生態。數智化轉型從產業技術、產業融合、產業競爭、產業布局等維度影響制造業產業組織結構,推動制造業數字化、生態化、服務化、高新化、國際化“五化”融合發展,并通過發揮數智領域的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新主體、新平臺“五新要素”對制造業國際競爭力提升的賦能作用,優化我國制造業產業生態。以數字生態為基礎優化產業生態,需要推進“上云用數賦智”行動,以數智化轉型驅動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和生態治理方式變革。一是以數智化轉型推動企業組織變革,優化組織內部價值創造體系,提升企業管理效率和在價值鏈中的位置。二是以數智化轉型推動產業組織創新,推動產業鏈、價值鏈、供應鏈、創新鏈、要素鏈等多鏈融合,打造基于數字生態的鏈群產業生態。制造業數智化轉型應強化融合和賦能的產業生態思維,將產業知識吸收與創新能力作為產業競爭力的本源性變量,推動生產要素、需求條件、相關及支持性行業與企業戰略、同業競爭等協同整合,不斷增強數智化轉型對制造業國際競爭力的提升作用。

        返回首頁>>

        責任編輯:李士環

        相關新聞
        91在线看_国产熟女aa级毛片www_色色福利_91午夜精品亚洲一区二区三区

        1. <track id="dn1su"></track>
            <table id="dn1su"></table>